Master Ri-Chang talks about 空 (emptiness or Śūnyatā)

#1

I am compiling snippets of Master Ri-Chang’s discourse when he talks about 空 (emptiness or Śūnyatā).

Starting with “what is 八不?”

是观后面所谓“八不”,八不,这个八不就是《中论》上面说:不生、不灭、不一、不异、不断、不常、不来、不去。等到你去观察的时候找到:欸,原来这个里面没有你以前一向以为的,有一个生、有一个灭,有一个一、有一个异,有一个常、有一个断,有一个去、有一个来,其实一样东西─一样东西现出来不同的面,现出来八个相;原来你找不到,没有这个东西。所以你以前的这个呢,它都是虚妄分别,你真实了,了解了真实的内涵,原来没有这个东西,那个时候才对 (p111) 了,才“觉”,这样的!所以说,见到了这个“施等”哪,不管你作任何东西,就真实的胜义谛来说,它找不到。真实的找不到,所以说你只有在这个状态当中,它是相应。
https://bwmonastery.org.sg/lr108a

More about 八不 from Baidu here:
https://baike.baidu.com/item/八不中道

Master Sheng Yen talks about the Buddhist concept of Emptiness
#2

I read Master Ri-Chang’s advice below as caution that we should not mistake 空 (emptiness or Śūnyatā) as an excuse for doing whatever we want since everything is about emptiness.

他真正的重点,教你不要执着。所以说,“应无所住”,然后呢“行于布施”呀!很清楚啊!不要执着,然后呢,再去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啊!《金刚经》不是……对不对?你懂得了这个道理,回去看《金 (p94) 刚经》,一目了然。不懂这个道理,我们现在往往学了《金刚经》说:“哎呀,那个都是空的,这个叫自在啊!你要持戒,又要这样,又要那样,又要这样,唉哟,修学佛法不能这样的!”真正证得空解当中,既然是空的话,持戒持得最严格,他也在空性摄持当中哦!他就不会觉得是个障碍。
现在完全是他的两种执着,哎呀,自己又懒惰,这个又不想做,这个又不能做,然后呢,听到那个空,“欸,这个倒好啊!正好又空、又可以懒惰,你爱睡么就睡,反正空的嘛!爱吃嘛就吃,反正空的嘛!佛就是讲这个,那就好了啦!”那我们现在大毛病都这个,然后呢,讲的人这样啊,学的人也说:“哎呀,这个自在啊!对啊,没有错啊!”然后呢自由自在,你看他学了佛法以后,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哪!佛是这样的吗?假定佛这样的话,佛无量阿僧劫修那个,那不是完全修错了吗?啊!这个事情啊,在这地方大家一再要摆在心里面哪!

如果你对上面这个道理不了解的话,那你一切的行品,换句话说,方便分啊,那岂不都是人、我两法执吗?这不是都是有相吗?所以“应无所住”,就是无相布施,他并没有叫你不布施欸!他叫你不住相布施,叫你不住相持戒,所以他持戒持得非常严峻,严峻得不得了,而没有相。既然没有相的话,他自己持得很好,他也不会说别人;那别人有没有,那没关系,他自己持得很严,因为已经到那个情况。现在我们不了解这个,那就完全错了,完全错了!又错的一类呢,就自己持得很严,因为不懂得这个慧来摄持,所以自己作得很严,我最好,那别人都不对,这是一种错误。还有一种呢?他不执在行品,执在那个空解上头,总觉得:啊,只要解空就好了,根本就不要持戒。然后呢,看见人家持戒觉得这个不对,他自己说:“哎呀!这个空啊,这个自在啊!”这两种啊都是,一个是空未摄的方便,一个是方便未摄的空,都错了,这个是啊─系缚!

taken from:
https://bwmonastery.org.sg/lr107b

#3

Master Ri-Chang provides analogies to emptiness: a country , a book .

我们眼前一切的境界,我们看起来都是,啊!千真万确的,然后呢,就在这个里边流转。学了佛法以后正确地了解,原来这是生死的根本,所谓二我执─我执,法执。就因为无明,不了解真实相起了执着,所以啊造业感果流转生死。那么这些东西真实的内涵是什么呢?找到它的真实的内涵,原来─空,它本性空,根本就没有生起,这样。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我们所说的这个这个,原来都是虚妄分别。所以在这个时候说它“真实”,换句话说,在它的究竟意义上面,就它的、找它的本性─根本自性,找不到!所以我们叫性空,性空所以缘起。这缘起的这个法则,缘起的前后的因果的行相,这个俗谛,这个是有的;但是呢,找它的真实的特质内涵,却是没有。那么这种道理啊,后面详 (p117) 细讲,眼前我们随便举一个比喻,眼前随便举一个比喻。

比如说,我们讲我们这国家,我们说我们这个什么一样东西,你任何一个东西,当我们讲的时候,对呀,这是国家就是国家。可是你仔细找找看国家这样东西,到底什么是真的国家啊?你发现这个只是说,啊,有那个地方,然后有那些人,然后那些人共同互相配合成功这样,就是只如此而已!找真实的所谓实质上,实质上的国家那个东西找不到。大的是如此,小的呢?眼前我们正在看那本书,是的,你说这是一本书,这本书真实的是什么呢?它不是天生来有这么一本书,这个我们很清楚。原来这是纸张,然后呢上面写了字,然后呢把线钉起来。如果你把那个东西,这个组成功这本书的种种因缘─因缘就是它组成功它的条件─拿掉的话,书这个东西并没有天生来就是这个,实质上没有这个东西。所以我们找它天生来这个东西,找不到!但是找不到并不表示它没有,就是找它的实在的、确实的、真实的这个本体啊,找不到!只是说因缘条件所现起来的这个现象,而这种现象又有这种功效,这个是没错的。在这种情况之下,说我们现在讲的,只是名词,由这个名词而去执着这个东西,都那错误。
https://bwmonastery.org.sg/lr108a

In the book example, I understand it as that it is a concept borne from our thinking but when we look into what it constitutes, we can’t find any element of the book. Rather we find the constituents …which will be paper, words, binding etc. The book exists only in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