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tory of Buddha with the eagle and the dove

#1

Master Ri-Chang shared this story in his Lamrim Commentary (Track 106b).
This was in the context of Bodhicitta.

I found an English version here:

But for a flavour of Master Ri-Chang’s story telling, start listening from the 6min 34sec mark here:

关于上面这个佛陀救鸽布施老鹰这个公案,容或有的人不了解,说一下。佛陀在因地当中修行的时候,那时候他这个正在坐在那个、正在修行。那么修行啊,就有一个天帝来试验我们世尊,这样。那么化成功一个鸽子,一只老鹰─实际上那个两个都是啊,一个是梵王,一个帝释─那么来追,那只老鹰追那个鸽子。那个鸽子啊,就跑来躲在世尊的怀抱里边,结果这样,这个老鹰就追着来。追着来了以后,那个菩萨正在修行哪,一看:欸,一只鸽子躲在那地方一直发抖,再一看这老鹰追上来了。这个老鹰要追它,他保护它,这老鹰不能下来,这样。

因为世尊誓愿布施身肉头目脑髓解救一切众生,现在这只鸽子这么苦啊,他当然要救护它了。那老鹰就说了:“欸,你救鸽子没错啊,但是你救了鸽子,我饿了肚子我没得吃啊!我不是受损了吗?”那么那个世尊就跟它说:“是啊,那你可以找别的东西吃 (p58)啊!”它说:“不行,不行!我这个习性就是如此。一定要非要这个新鲜的肉才可以,其他的东西吃了不行,那你救了它不是害了我了吗?”“那好、好,既然你要新鲜的肉的话,我发誓要救,我把我身上的肉割给你吃。”“那可以。但是呢,割是可以的,要一定这个重量一样地重哦!你不能少我一点哦!”“好、好、好。”这样。

然后呢?他自己拿这个刀,我们无法想像的,啊!拿这个身上面去割,割下来。那因为他是梵王啊,是帝释来试验的,所以他有神通。结果拿那个磅秤去磅的话,你割下来的肉啊,就是没有那只鸽子重。那个鸽子摆在那一头,然后呢那个世尊的肉放在那一头,怎么割啊,就那个鸽子就是重。这身上的肉最后都割掉了,啊!那个你想想看,不要说我们身手割掉了,叫你随便划一刀,你就受不了了,而他自己动手啊!那个时候他人已经昏了,昏过去了。后来想:“唉,我多生多劫以来就为了这个事情而精进,今天有这个机会圆满我的布施,这怎么可以啊,无论要发大精进!”这样。然后呢,他最后说:“好,我人统统爬上去!”这样了不起啊!他最后就用尽平生最大之力,人就爬到那个上头去,那时大地六反震动啊,这样。那个是世尊哪,因地当中生生世世这种公案太多、太多了。